白清水

汇报进度
我跳票了很久的桌宠…


很久之前我就在想这个了,漫画里出现的这些场面觉得信息量很大啊。没准参赛选手们被淘汰之后分解了并不算死亡呢?所以就照着这个思路开了个脑洞,于是就这样了,应该可以算是私设?因为是一口气顺下来的,各种赶,文笔大概贼差_(:зゝ∠)_感觉干巴巴的,还请手下留情。
因为是漫展厮杀回来写的,累的一批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跟我之前写的感觉差很多,嗯…就这样…
========
      今天已经回收了多少个家伙了?唔,已经记不清楚了。自从凹凸大赛开始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被淘汰,可是尽管这样还是有数量可观的人数在凹凸大赛里活跃,然后第二天又销声匿迹一部分,剩下的继续奋斗。这样的模式不停地在每日的循环,我这个收尸的工作就从来没停过。
      其实我早就有跟裁判长提过建议的,能不能多派几个人手,特别是大赛初期,淘汰的人多如牛毛,就我一个人完全顾不过来。但是丹尼尔大人并没有怎么重视,说是回收是项很方便的工作,完全没必要花费太多的人力在这个上面。
      对啊,我知道啊,我知道收尸的技术很高超了。选中目标分解传送再在培养皿中重新合成并令其沉睡,一系列流水线很快的。但是耐不住人数真的太多了。这边跪了那边又死了,这边搞好了那边又叠成尸山了。为了自己的零部件不在高效率的工作中出现什么磨损问题,我坚持不懈地向丹尼尔大人请求增加人手。估计是被我吵烦了,最终还是塞了几个新手给我。
      其实新手……一点都不好带。你们知道那些个新手都是怎么来的吗?虽然都是机器人,但是里面的意识其实都来自于被淘汰的选手的。凹凸大赛什么都不稀奇,意识剥离的小技术早就在好久之前就成熟并充分运用到实际中去了。被淘汰的家伙都已经没用了,但是又不能白白浪费人力资源,于是这项技术就被用来给凹凸大赛服务了,既解决了被淘汰者的去向问题,又解决了大赛劳动力不足的问题,简直一石二鸟。
      意识剥离是剥离了,但是意识总归不能脱离肉体。一旦肉体死亡了意识也会随之消散,这是创世神大人都没办法解决的定理。所以为了保证到手的劳动力不消散,意识所属的肉体也必须好好保护起来。于是就有了我这个工作。
      这些说起来是简单,但是要给新人理解起来就有点……毁三观了。任谁知道自己的身体还活着意识被剥离了出来都会很吃惊的好吗。明明有自己的身体还要窝在这个圆滚滚的金属破烂里面,没准什么时候还会被其他参赛者给破坏了。我当初知道的时候整个人傻了两天。
      新人的去留是有分组的,一些接受能力好的就去主操作室里当班,机器体适应良好的就给参赛者跑腿,还有战斗机啊等等,剩下来些接受能力差,又没胆子和参赛选手肛的家伙就只能待机。现在我这里缺人手了肯定就是从这些菜鸡里选啦,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但是没法子啊,大赛初期真的是忙的脚不着地,虽然本身就是飞着的。我从这些家伙里挑了个相对而言比较机灵的家伙,先专门教好他,然后再两个人分工把剩下几个带在身边慢慢练习,相信再怎么傻的家伙在经历过一个礼拜,每天都有几百几千的相同的工作的重复之后都应该会了。
      有一天有个家伙跑过来问我,说是我们的肉体放在了哪里。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完全没有意义,但是透过机体玻璃我仿佛看到了他们好奇的眼神以及不回答就罢工的场面,最终还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
      转身去联系了卫星队的把星球外的卫星图给传了过来,然后放大给他们看。看完了之后就全部赶回去继续收尸。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些家伙工作时候的气氛还是啥的变了,变得……额,我也不懂这种东西。真复杂,想了脑壳疼,不想了。
      这几天被淘汰的人数又多了,真的好忙啊。不过这些新来的手脚还算利索倒也不错。想来以后也不用想之前那样忙的像苍蝇一样乱飞了。

哈哈哈哈哈计划通

好想侵犯安迷修。:

雷安向
刚刚传错了顺序
为哥哥操碎了心的卡米尔君终于打算搞事情了
最后1p放狠话请注意

暴哭

A_BINGGGGGG:

近期摸鱼。

各种懒上色和草稿流。注意。


1p不轻易给青梅竹马看笑容的瑞总。

仔细想想这人还真的很少笑啊。笑也是因为金。还不给他看到。啧。

2p就是一个瑞金抱抱。 

3p4p一个脑洞雷卡互动糖。

感觉帽子不注意的话就很容易撞到233333

😭

电压不稳:

一晚上肝了两篇条漫,感觉自己已经是电压界(没有这种界)的袁隆平= =前篇是为了给格瑞耍帅,后篇是为了让格瑞说点情话然后...继续耍帅。2P有一点点刀渣在里边儿!其实本来第二篇的提问也是嘉德罗斯的…不过鉴于他已经吃了太多狗粮所以戏份让给凯莉大佬了

太棒了

卡酥:

边补边试了试画风,画之前还担心自己回不来了……

超绝好看

AC:

無頭騎士異聞錄ed描圖

超级好看啊啊啊!

STARJELLY:

海盗骑士

改口叫大哥大嫂好了()

占了tag抱歉_(:3」∠❀)_
趁着上课瞎写一通,写的挺糟糕的还请见谅,因为赶着去洗澡结尾异常糟糕_(:3」∠❀)_
大概讲的就是以第三人的角度看海盗团成立前那会儿的故事吧。

开会开会,就知道开会。
真不知道作为一个海盗团为什么要搞得好像公司一样要一本正经的开会,还真没见过这么罗里吧嗦的海盗团。自从团长的儿子开始当事之后就天天开会,都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大型的活动了。团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明明知道他儿子反对暴力,斯斯文文的跟个娘炮似的,还让他来管事也是厉害,就不怕海盗团栽在这个小屁孩儿手里。
这几天那小鬼一直差遣着让我们几个去雷王星打探消息,说是雷皇一族近来可能会有大动作。可是我们几个在雷王星偷偷摸摸了这么久,完全没打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现在团里的人都在怀疑又是这个小鬼在那儿瞎叨叨。雷皇还搁那儿每天悠哉悠哉的在皇宫里晃荡,皇子们也依旧在为了继承权扯皮,与往常没有半点差别。
不过说起来三皇子最近但是有点奇怪,一直往皇宫外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据说有人在平民区见到他了,但是也没有确切的消息。或许只是背影像呢。一个皇子出现在平民区光是想象就很难了。
照自己来说,就最近的情况而言,还是注意着点其他的海盗团比较好。最近羚角海盗团的动作越来越猖狂了,几条重要的线路都被他们掌握着,这样下去其他的海盗团迟早得跪。抢不到物资还当个屁的海盗,抢其他海盗算了。
昨天混进了趟羚角星,在羚角海盗团常去的酒吧里,看见羚角的一个干部边上跟了个新面孔,应该是新人。不过这个新人有点本事。我混进羚角的酒吧里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来没被那帮蠢货发现过,这个拖把头的新人倒是厉害了,进到里面之前居然往这儿瞟了一眼。也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跟上面通报,总之最近一阵得小心点别再混进去了,要是被人下套了就完蛋了。
今天的会上我特地暗示了一下羚角的近况,可是团长的那娘炮儿子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反而让我去跟踪三皇子,看看三皇子一直跑出去到底在干嘛。讲真的我是一万个不愿意。一个皇子就算是自己出宫了身边怎么可能每几个牛逼的护卫?再说了雷皇的那几个儿子也都不是盖的,论身手那个三皇子更是佼佼者。这还玩什么?怎么想都是要被抓包的好吧,我还不想去尝尝雷罚城的牢饭啊。
但是我能怎么办,现在是那娘炮管事儿,不好好干我就要被人从飞船上扔出去了。真是的,所以说在底下混的就是苦逼。谨言没人听,小命也难保。简直没有人权。
不过好在我机智,跟那娘炮打了声招呼,决定用个平民的身份在雷王星上混一阵子,这阵子就不用回飞船看那个娘炮在眼前走来走去了。
虽然说平民区和贫民窟有差别,但是其实差别并没有那么大,都一样乱。偷窃打劫都是常事儿,自己被人顺了东西只能怪自己不够警惕,顺东西被逮住也只能怪自己没本事。不过多亏了这样的混乱,混进去假装个平民非常简单。
几天下来并没有什么收获,那个娘炮一直在催。虽然心里挺烦的但我还是耐心地跟他讲,这跟踪也不是说跟就跟的,里面也是有很多门道的,既然决定要跟踪了就得有点跟踪的自觉,要打探也是得打探出真的有用的消息是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烦到了,那娘炮啧了一声告诉我不拿回点真正有用的情报就把我踢出去。然后二话不说就切了视频。
嘿哟喂可不得把他给牛批死了。团长位子还没坐上就摆起了团长架子。别以为你是团长儿子我就怕你了哼。
虽然说我是不怕那个娘炮的,但是还是稍微认真了点,全当是为了升职。创世神不负有心人。在角落里蹲了这么多天终于让我看见了三皇子了。原来传闻不是假的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是穿着一身光鲜亮丽的一看就知道不便宜料子的皇子,走在这平民区居然没有一点违和感。感觉上…就像是一个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一样理所当然。其他人也没有非常惧怕他全都伏在地上那样,只是见到了会弯腰鞠躬,等皇子走过了又继续做自己手里的事。
感觉……非常奇特。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悄咪咪地跟在皇子后面,各种小心谨慎,总算是见到了皇子一直去找的那个人。一身破衣服和平民任何差别,就算是扔到人群里都不会被发现的一个小鬼。因为距离离得有点远,他们的对话听不清楚,但是这两个身份差距甚远的人之间的气氛却非常融洽。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唉?兄友弟恭?呜哇,这么一看这两个人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像……我觉得我能脑补出一出经典狗血宫戏出来。估计也就那样八九不离十了。
之后的几天皇子没有出现。我就趁着这几天各种打听这个估计是雷皇私生子的小鬼的消息。名字是叫卡米尔,他妈本来是皇宫的女仆,后来因为某个原因被赶出来了。啊哈,那不就是那什么怀了王的儿子却不被允许存在然后被赶出来的桥段嘛,我懂我懂。
自古私生子都比正版的厉害,这个小鬼的脑子很好使。我不止一次看见他把西区的那个老狐狸的情报卖给对手换钱了。每次他拿到钱了那老狐狸就得倒霉一次。老狐狸提防提防再提防,总归逃不掉被卖。
之后又见了一次三皇子来找这个小鬼,并把这个小鬼带走了。我觉得是时候回飞船了。只是没想到羚角的那帮人会突然搞事。雷王星对外的一条重要航线被他们给占领了,公然表示所有权。呜哇,傻了吧唧的,真当雷皇一族死了吗。得到消息的当天雷皇就派了兵去和羚角海盗团对肛。也亏得羚角的战力不俗不然就要翻船了。不过这会儿一直在打也不是回去的好时机。我给娘炮发了个消息,就决定给自己放个假,等他们打完了再走。
接到紧急消息的时候我刚把手摸到一个贵族管家的口袋里。突如其来的提示音真的把我坑惨了,跟踪皇子没进雷罚城居然是因为这个进了局子。
吗的娘炮,回去就是被踢出去也要去揍他一顿。这简直就是我人生中的污点!
哈?你说紧急消息?滚蛋去吧,我都进局子了谁还管得着这个?
雷罚城对于犯人的待遇也还不错。也没受虐待啥的,我就百无聊赖的跟舍友打听雷罚城的消息。据说以前这里关着个疯狗。一天到晚找人打架,后来被狱卒制服了之后关到单人间去了。不过前几天三皇子突然来了这里,不知道干了啥把那条疯狗捞出去了。直觉告诉我三皇子大概要搞大事儿了。
果不其然,等我那几天的刑满出来后,听到了个令人绝望的消息。
我的海盗团被三皇子给端了……
吗的!之前搞事的不是羚角的那帮傻逼吗?!为啥是我们的海盗团被人端了啊?尼玛我的工资还没拿到手好吗?这尼玛让我去找谁要钱?真特么日了狗了!特别是看见了三皇子坐着自家的飞船回来的时候我真的……日你个仙人板板哦。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打碎牙往肚里咽。我一个人怎么肛得过他们,没见着我们团都翻车了吗。
心塞绝望地过了几天,浑浑噩噩,感觉失去了人生目标。期间还撞到了羚角的那个新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钱包被摸走了。吗的,真的倒霉了喝水都塞牙缝。
令人惊讶的就是我遇见了那个娘炮。把他拖到了角落里问清了情况。在他反口骂我不来帮忙的时候一巴掌甩到他脸上,然后摁在地上揍了一顿。这几天的心塞憋屈瞬间舒畅了。
日子还是要过的,就算不当海盗也总归有办法过活的。听说最近凹凸大赛又要开始了,我想要不干脆去那儿玩玩好了。反正也暂时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
收拾着东西,回想了一下最近的日子,我觉得最终原因能归结到三皇子小鬼头和拖把头新人那三人身上。哦或许还有局子里的那只疯狗。我之前就怎么没想到这几个都是会搞事的呢。我觉得我以后都不想见到这几个人了。